一份工作做一輩子這樣的事情將再難出現 - 資訊 - 滕國網_滕州地區綜合門戶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訊>正文

一份工作做一輩子這樣的事情將再難出現

來源:大師  作者:  2019-06-28 00:46:44

·聚焦國際思想市場·解析財經新聞熱點·對話國際經濟學大師


大師 NO.046

作者|以色列歷史學家、“簡史三部曲”作者尤瓦爾·赫拉利

尤瓦爾·赫拉利,1976年生于以色列,牛津大學歷史學博士,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歷史系教授,著有超級暢銷書《人類簡史》《未來簡史》《今日簡史》三部曲。

赫拉利:一份工作做一輩子這樣的事情將再難出現

 

 

 

未來,人類將面臨三大問題:生命是不斷處理數據的過程,生物本身就是算法;意識與智能的分離;擁有大數據積累的外部環境將比我們自身更了解自己。

未來,只有1%的人將完成下一次生物進化,升級成新物種,而剩下99%的人將徹底淪為“無用階級”!就像我所預言的那樣,我們所知的智人,將在大約一個世紀之后消失。

未來,生命將沖出有機生物化學統領的地球。在經過四十億年的進化之后,我們將看到首個非有機生命體的誕生,這意味著生命第一次能離開地球并開始在銀河和宇宙中散播。

人工智能是 21 世紀最偉大的革命,它也可能不僅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革命,也是生命誕生以來最偉大的革命。但對人工智能革命反應最為迅速的不僅僅是銀河系,還有我們的社會、經濟和文化。

幾千年前,在中國,住在黃河邊的人們分成許多部落,他們都依靠黃河來生存和繁榮,但是他們也遭受周期性的洪水和周期性的干旱。沒有部落可以做出一些改變,因為每個部落只控制河的一小部分。后來,通過長時間復雜的發展,這些部落合并在一起,形成了中華民族,掌控了整條黃河,并有能力團結上萬人修建水壩和水渠來管理黃河,預防洪水和干旱并使整個國家繁榮。

我們現在正處于人類的巔峰時期。在現代,歷史上第一次,死于吃太多的人比死于吃太少的人要多;歷史上第一次,死于年老的人比死于傳染病的人多;歷史上第一次,死于自殺的人比死于犯罪、恐怖襲擊和戰爭加在一起的人都要多。從數據上來看,你是你最大的敵人。

21世紀,科技從根源上改變了一切,世界上的所有人都住在“網絡”這條河邊,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單獨管理這條河。我們都住在一個星球,被我們自己的行動威脅的星球。如果你沒有某種形式的全球合作,國家主義不是解決這些問題的正確范疇,不管是氣候變化還是科技發展。如果世界上大多數的問題和解決方案都是國家層面的話,并不會產生問題,但是當今很多最重要的問題都不再是僅局限于國家層面,而是世界層面。

歷史是不公平的,災難的結果并不會被所有人平分,富人們總是能夠逃脫氣候變化最嚴重的結果,窮人們并不能以一己之力造成這個結果。再比如科技發展帶來的變化,比如人工智能,20、30年后會使上億人失去工作,這是一個全球層面的問題,會攪亂所有國家的經濟。

“人工智能使得權力從人類向算法轉移”

現在人工智能發展得很快,這會有助于我們探索宇宙。以往除了科幻電影里,人們一直難以開拓并殖民銀河系,因為我們是有機體,是通過自然選擇在地球這個獨特的環境下逐漸演化出來的。在太空中或其他星球上很難維持像人類這樣的有機生命體,因為自然選擇讓我們進化得適應地球的氣候、大氣環境和重力條件。

所以,當我們從有機生命轉化為非有機生命的時候,這些事情就變得簡單多了。讓人工智能在嚴苛的條件下工作相對更容易,在太空中或其他星球上維持電腦和機器人的存在也相對更容易,所以從有機生命到非有機生命的轉化與變革,對宇宙的發展意味著長遠的革命。

在較短時間內,比如在接下來的幾十年,我們將要看到的甚至今天已經看見的是,權力從人類向算法的轉移。越來越多以往那些我們做過的決策,甚至是由人類獨斷專權的決策,未來都會由計算機和大數據算法做出所謂的科學決策。如果你向銀行申請貸款,有可能你的命運是被一個算法,而不是一個人類決定。原因可能是人類能力不夠,世界過于復雜,有太多的數據,事情變化的太快。越來越多的權力從我們轉移到算法并不奇怪。

最基本的結論或者說這種轉變的基礎體現就是,一旦掌握了兩個基本條件:足夠多的生物識別數據、擁有了足夠的計算機算力,一個外部算法能夠比我們自己更好地理解我們每個人。也就是說,一個擁有足夠多的關于我的數據集,再加上一個有足夠算力的算法,能夠在很大程度上控制我、操縱我,因為它能理解并隨時分析我的欲望、情緒、想法、決策,等等。毋庸置疑,算法擁有的關于我的數據越多,尤其是關于我的身體里面在發生什么的生物識別數據越多,它就能更好地為我做出決定。在過去的幾百年里,人們正在失去與他們的身體和感官的聯系,越來越多的注意力轉到了屏幕上,轉到了其他地方發生的事情。

這種控制最初體現在很普通的事情、很簡單的決策上,比如我想要買什么書。以往要是想買一本書,你依靠的是自己的感覺,也可能依靠于朋友和家人的推薦。但現實是像買什么書、讀什么書這類簡單的決策將逐漸被電腦算法代我做出決定,比如亞馬遜圖書的算法。可悲的是,我們越是依賴了解我們、幫助我們做出決策的算法,我們就越會失去自主決策的能力。因為做決定的能力和我們的器官一樣,經常使用就會變得發達,不經常使用就會逐漸退化。如果你很長時間不用這項能力,它就像缺乏鍛煉的肌肉一樣會萎縮。

對于這類的退化,我有很多例子,比如我們的空間導航能力。以往你如果想從某個地方去火車站,只需要依靠自己的知識和經驗就能去到火車站。但是現在的人越來越依靠智能手機,不管腦中是否有模糊的路線,人們通常都會用手機查路線,讓導航告訴你該怎么走。假設你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感覺告訴你應該向右轉,但手機導航卻告訴你向左轉會更快,你就逐漸學著信任你的智能手機,很快你就會失去找路的能力。所以,人工智能革命最重要的影響之一就是權威會從人類身上轉移到算法上。

也許你會認為,現在亞馬遜的算法依然還很原始。當亞馬遜想向我推薦一本書的時候,它依據的是我以往閱讀的書籍、瀏覽過的資料或是買過的東西。但你要知道,如果你在智能手機上看一本書,或者你用Kindle這類電子書閱讀器讀書的時候,你在讀書,書也在讀你。也就是說現在,在人類歷史上,書籍首次能夠閱讀讀者,而不僅僅是單向的人來讀書。在你讀書的時候,你的設備能夠知道哪些頁面你讀的快,哪些地方你讀的慢,在哪一頁你選擇停下來并把書丟在一邊。基于這些信息,亞馬遜就能更好地去了解是什么讓你興致勃勃,什么讓你覺得無聊,從而推斷出你喜歡什么、不喜歡什么。這的確還是相對原始的算法。

未來,下一步或許就是把電子閱讀器和已經存在的面部識別軟件連接在一起,這能讓電腦僅僅通過分析你的面部表情就能了解你的情緒,畢竟人類也是通過觀察面部表情來了解他人情緒的。今天我們已經開發出相關的電腦程序,能夠僅僅通過分析面部肌肉、嘴、眼睛和雙手的活動,就識別出人們是憤怒的、無聊的還是開心的。但這些在我看來,也還是有些原始的版本。

真正重要的改變是當我們能把電子閱讀器或是電腦與人們身上或身體內部的生物識別傳感器連接在一起的時候,它們能夠獲取人體內部而非表面的信息,比如你的血壓、心率和腎上腺素水平如何。基于這些信息,算法能夠了解書里的每一個句子如何影響你的情緒。你閱讀一個句子的時候,算法知道你的血壓如何變化。基于這些信息,算法及其背后的人工智能和他們的公司就能了解你的個人性格,知道如何讓你趨于感性,誘導你做決策,能為你推薦書籍或是更復雜的東西,比如在大學應當學習什么專業,應當選擇哪份工作,甚至應該和誰結婚。

“人工智能完全有可能超越人類”

毋庸置疑,人工智能在越來越多的任務上表現得比人類更出色,如無人駕駛。相對于人類駕駛員,人工智能有著巨大的潛在優勢。全球每年死于車禍的人數超過125萬,這一數字是死于暴力、犯罪、戰爭和恐怖主義的人數總和的兩倍。這些車禍絕大部分都是由人類的錯誤造成,比如酒駕、疲勞駕駛、邊玩手機邊開車,而人工智能顯然不會犯這類的錯誤。而且人工智能還有更大的優勢——迅速高效地獲得更新信息的能力,這個優勢是人類所沒有的。在無人駕駛和其他環境中,最重要的兩項優勢就是連接能力和更新能力,人工智能則同時具備。

也許你要說,人類也有溝通交流的能力和不斷學習更新的能力,但人類司機是個體,如果路上有兩輛車在同一時間到達了同一個路口,兩個司機是彼此獨立的個體,他們需要相互交流各自的信息,有時因為盲區或者判斷錯誤就會產生誤解,那就極容易發生碰撞和意外。但人工智能不是個體,如果有兩輛由人工智能(電腦+算法)自動駕駛的車,將這兩臺設備接入同一個網絡并不是難事,這樣它們就不再是獨立的個體,而是同一系統上的兩個部分,屬于同一網絡,這樣就能大大降低它們產生誤解和碰撞的幾率。

人工智能的另一個優勢是超強的更新能力。還是以駕駛為例,如果政府更新了交通法規,想要通過再教育的方式讓所有人記住、了解并遵守新的規則是非常困難的。但如果是人工智能的話就很容易了,只要點一下按鈕,全國各地的所有汽車就能立即按照最新法規更新完畢,而且完全可以確信它們會嚴格按照新的交通法規行駛。

所以,在我看來,讓人工智能司機替代人類司機是非常合理的。同樣地,用人工智能醫生替代人類醫生也是非常合理的。隨著人工智能在越來越多的領域超越人類,人類會面臨更多的失業。人工智能革命會徹底改變經濟,尤其是就業市場。

回想一下,在5-10年前,機器比人開車開得好聽起來還像科幻小說。但今天大部分行業里面的專家都認為這只是個時間問題,也許在未來10年、20年、30年,計算機和無人駕駛會取代上千萬出租車司機、公交司機和卡車司機,讓這些人失業。現在有數百萬的出租司機、公交司機、貨車司機,他們共享著至少一部分的交通系統所有權。但在30-40年后,所有這些巨大的經濟、政治權利可能就都會集中到非常少的一部分人手中了,他們擁有操控整個系統的算法。

類似的事情同樣也會發生在金融領域。要做出明智高效的金融決策,快速分析大量數據的能力非常重要。人工智能處理信息的速度要比任何人類都快得多,也高效得多。除此之外,人工智能在處理金融決策時,還有另一個優勢就是不會受情感的影響,也不會受身體局限的影響。

人類在做價值數千萬美元、人民幣、歐元的金融交易時,經常會犯很嚴重的錯誤,因為他們累了,精力不集中,或因某事生氣、情緒低落。但人工智能就不會犯這樣的錯誤,它們沒有像人類這樣的身體,所以永遠不會餓、疲憊、生氣或者情緒低落。因為它們沒有過多的思維和摻雜主觀因素的情感,所以只會根據實打實的數據做出決策,而不會在任何時候受任何情緒的影響。所以在未來幾十年,很可能越來越多的金融決策會由人工智能而非人類來做出,金融市場的競爭也會由人與人之間的競爭轉變成算法之間的競爭。

事實上,隨著這個過程的加速,我們在有生之年也許會看到金融市場由人工智能操控的景象。事情發生如此之快,規模如此之大,人類有可能再也無法理解金融市場。即使在今天,公平地說,全球有80億人口,真正了解金融市場和金融交易的占多少呢?我想這一數字不會很高。50年以后,也許沒有人能夠理解金融體系,只有人工智能才有能力快速處理這么多的數據,理解我們的金融世界。

“一份工作做一輩子這樣的事情將再難出現”

隨著人工智能和算法在各行各業的逐漸滲透,所有這些過程的最終結果會是,我們可能會看到一個新的階級興起——無用階級。

就如同19世紀的工業革命創造了一個新階級——城市無產階級,也就是工人階級。而20世紀的大部分經濟政治史,都圍繞著這個新工人階級的問題、恐懼和希望。 2 1 世紀,人工智能革命 同樣也 將創造一個新的大規模階級 —— 無用階級,這個階級的人不僅僅是失業 這么簡單 ,而是無法就業、沒有任何經濟價值,也沒有政治權力。也許21世紀最大的經濟、社會、政治問題之一將是數億無用的人該怎么辦。這種無用當然不是從父母、朋友、孩子的角度來看,而是從經濟發展和政治制度的角度來看是無用的。

當然,新的就業機很可能會出現。可能所有車輛駕駛、服裝生產、甚至醫藥或金融領域的工作都會消失,而新的工作很可能會被創造出來。但我們無法確定是否能夠創造出足夠多的新工作。在過去的科技革命中,當這些工作被越來越多的機器搶走的時候,通常的解決方式是在新的生產中從事低技術的工作。但現在,人們說未來會有新的職業,那些職業人類會比人工智能做的更好時,他們說的其實是高技術的工作,像設計虛擬世界的軟件工程師。

但是,還有兩個很大的障礙,可能會 阻礙 這些新工作 ,從而 無法解決無用階級的問題

第一個障礙,技能障礙。即使出現了新的工作,人們也將需要具備非常高的技能才能勝任。大多數專家認為流水線作業的工作,如襯衫生產或出租車駕駛將會被機器人或人工智能接管。新的工作將要求人們善于創造,心靈手巧,靈活善變,大多數人都沒有經過足夠的教育和訓練讓他們能夠適應這類工作,所以可能會有數百萬的出租車司機和工人失業,新的工作則可能是軟件工程這類的工作。

一個50歲的失業出租車司機能把自己變成一個軟件工程師嗎?我不認為一個失業的沃爾瑪收銀員能夠在50歲把自己變成一個虛擬世界的設計者,我更不認為孟加拉國的百萬失業紡織業工人能夠做到這個。如果他們真的想做到, 那我們現在就要開始教孟加拉國人如何成為一個軟件工程師, 但是我們并沒有在做這件事。我們都非常清楚他們在未來20年內會做什么?他們既不具備相應的技能,也沒有受過足夠的教育,50歲的人也很難通過自學獲得必要的技能。

所以我們現在要提“勞動力的升級”,要強調對人的培訓、知識技能的不斷升級。這樣說可能會讓我們感覺好一點,因為就業市場不會立刻改變,很多工作突然消失,很多工作忽然出現。

話說回來,我們重新為人們提供訓練,就業市場就會再回到均衡狀態嗎?事情顯然不會這么簡單。這就涉及到第二大障礙 ——跟隨障礙。人工智能革命將不會是孤立的分水嶺事件,這場革命不會集中只發生一次,人工智能革命將一浪高過一浪。所以不管什么新的工作出現,在10年或者20年之內,這些新工作本身也可能消失,被新版本、新一代的人工智能和算法取代,一份工作做一輩子這樣的事情將再難出現

如果你想跟上潮流就必須不斷學習,不斷用新的知識填充自己,獲得新的技能,甚至是獲取一個全新的身份或人格。這對大部分人來說可能是最難的,因為就我們的心理和情感限制來說,改變對人們來說常常難以接受,讓人壓力倍增。長時間的改變也會造就長時間的壓力。

當你15歲、20歲的時候,你的整個生活就是改變,你不斷學習,不斷改造自己。但當你40歲、50歲的時候,你就不再喜歡這些改變,更不希望每10年就有一次這樣的改變。

所以人類能夠適應現在的新形勢,每10年重新學習知識改造自己嗎? 或許即便沒有什么新工作,我們也難以應對持續不斷地改造自己以適應不斷變革的社會環境所帶來的壓力吧。這不是我們可以推遲到20年、30年之后再去面對的問題,不像是說我們能自我安慰:人工智能革命要2040年或者2050年才會到來,我們等到那個時候再擔心吧。

我們必須馬上開始考慮這個問題,因為我們在2019年的校園里教小學生什么內容、教大學生什么內容,都會影響到他們能否在2040年擁有一份工作、擁有必要的技能。如果等到2040年再考慮,那就太晚了,到那個時候他們在學校學習的大部分東西就會和時代毫無關聯。所以,我們不應該在2040才思考這個問題,我們要在現在思考該教給年輕人什么。

人類該如何破局才能生存下去?

我至今還沒有聽說過一個很好的解決方案,部分是因為大多數的想法都是在國家層面的,但現實問題是全球范圍的。一個當今比較常見的解決方案是發放無條件的基本收入。但是因為“無條件”的概念和“基本”的概念不清晰,所以這個解決方案還是存在很多問題。大多數人談論無條件基本收入時,他們事實上說的是國家基本收入,但是我們未來要面對的問題是全球性的。

比如人工智能和3D打印機在孟加拉國從服裝加工廠的工人手中搶走上百萬份工作,然后會發生什么?美國政府會向在加州的谷歌和蘋果收稅,用那些稅來付孟加拉國失業者的基本收入嗎? 如果你相信這個,那你也會相信圣誕老人會到來并解決這個問題。 所以除非我們有全球基本收入,而不是國家基本收入, 否則 深根蒂固的問題不會被解決。

而且我們也不清楚“基本”到底指的是什么,人類的基本需求是什么?一千年前,有食物和庇護所就夠了。但是現在,人們會說教育是人類的基本需求之一。 但是,教育的期限是多久?6年,12年,還是直到博士畢業?醫療保健領域也是如此,比如在未來,你可以通過昂貴的治療來延長人類壽命到120歲,這是有可能的。延長壽命會是基本需求中的一部分嗎?還是簡單些,當人們失去工作,他們唯一能夠拿到的就是基本收入?所以如何去界定它們是一個非常困難的道德問題。

沒有人知道未來會是怎樣的,我們也不知道2040年、2050年的就業市場或者經濟形勢會是怎樣的。在歷史上,人類第一次面對這樣的窘境:沒有人知道未來20年、30年、40年的世界是怎樣的。歷史不是對過去的研究,歷史是對變化的研究。即使縱觀人類歷史,人們也從來不能準確預測未來。

如果你生活在一千年前中世紀時期的中國,比如1017年的宋朝,你對未來或許充滿這些疑問:可能北方契丹人會入侵,可能整個王朝會轟然倒塌,可能會有一場大瘟疫或大地震,這些東西你都是不知道的,但你能知道社會、經濟、家庭的基本結構。1017年的你會無比確認即便到了1050年,大多數人還會是農民;到了1050年,軍隊還是需要騎兵和馬夫;到1050年,不管哪位皇帝在位,都需要有人能讀書寫字以便管理行政系統。所以你知道應該教孩子們如何種地、繅絲、騎馬或者讀寫儒家經典。1017年的你能夠確信這些直到1050年都會有用。

但在2019年的今天,當我們展望2050年時,我們全無頭緒,我們不知道那時候的軍隊會是怎樣的,行政機構會是怎樣的,就業市場會是怎樣的,所以我們不知道應該教孩子們學習什么。

我們能做的最好的預測就是教會他們要思維靈活和平衡好自己的心理。唯一可以確信的是,2050年的世界將和現在完全不同,那將是一個繁忙的不斷變化的世界。所以不論情況如何,人們都需要讓自己思維靈活、心理平衡以應對這些變化。

你也許會覺得我駭人聽聞,但我習慣去重視那些最危險的可能,因為作為一個歷史學家和批判家,這是我的工作和責任。社會主要關注于積極的一面,所以歷史學家、哲學家和社會學家的責任就是強調這些新科技更危險的潛能。

科技決定不了一切,我不認為這些是不可避免的。技術在我們面前鋪展開很多條可能的道路,但卻不會決定我們選擇走上哪一條。回首上一次技術革命——19世紀的工業革命,你會發現火車、電力、收音機等等發明沒有決定任何社會系統、經濟系統,也從未決定社會和經濟的發展方向。工業革命中同樣的技術可以被用來建立資本主義社會或社會主義社會,人們可以把相同的科技用在不同的地方。21世紀的技術革命也是這樣的。人工智能必然會完全改變人類生活、社會環境、經濟結構和政治體系。但是到底該怎樣改變呢?有如此多的不同路徑,我們仍然可以選擇該如何應用這些新技術。如果我在這里討論的某些可能讓你感到恐懼,好在現在你還有機會做出改變,你可以用同樣的科技,來創造非常不同的社會。

  免責聲明:網站作為信息內容發布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站立場,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文章內容如涉及侵權請聯系及時刪除。

編輯:admin

安徽25选5大星